当前位置:主页 > Z快生活 >改变一党独大局面锺俊洁要槟马华破零 >
改变一党独大局面锺俊洁要槟马华破零
上传时间:2020-07-12点击:535次
改变一党独大局面锺俊洁要槟马华破零

自称为马华来届大选準候选人的锺俊洁,这次以“初生之犊不愄虎”的精神,要替槟州马华打破“零”的缺口,改变槟州政府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

33岁的他在垄尾区土生土长,他最近出席一些宴会上台演讲时,不是遭人挨骂就是被人嘘声四起,接获民生投诉又不获允许在别人“地盘”上召开记者会,似乎处处“碰钉”。

锺俊洁在政治上面对的考验还不仅如此,他在2012年以马华普通党员身份出席在槟华堂举行“女将论剑;谁主皇朝”辩论会中,因质疑槟州行政议员章瑛所发表对女性的言论而被标籤为“男版拖车姐”,辩论中途还被观众恐吓,最后需劳动警方掩护才离开现场

须接受政治现实考验

锺俊洁告诉《》“最近所面对的遭遇比起2012年办论会上的遭遇,嘘声、喝倒彩及被人请下台已是小菜一碟了。”

“以一个马华人的背景,我必须接受政治现实的考验,但我并不会因为面对困难而意志消沉。要参与政治就抱着不断面对磨练、考验才能成长的打算。”

“我选择在行动党堡垒区垄尾活跃,是要给自己一个学习机会,尤其可在逆境中克服困难并继续成长,感恩我有这样的学习机遇。”

锺俊洁自嘲:“不谈政治,我是平易近人,一谈起政治,或许在别人眼中就是‘非洲僧人’。”

攻不攻垄尾

待马华部署

问:你是否已经被马华确认为来届大选垄尾州议席候选人?

答:首先必须强调,我尚未被党指定为垄尾区的候选人,这要看党的部署,无论党派谁上阵我都支持。

假如党给我机会上阵我会全力以赴。最近几次在垄尾区的遭遇,给了我很多的学习与成长机会。大家都知道,垄尾有4万5000名选民,我肯定无法逐户拜访。

近期我在垄尾区的遭遇在经过媒体报导后,或许选区内的人会对我有所认识,也传达告诉选民,垄尾选区内还有马华人在服务。 

的确,505大选之后马华在垄尾选区内已经沉静了一阵子,过去我都一直在协助马华垄尾前候选人许文栊,在输了两届大选之后,许文栊就把机会让给其他人上阵。

区会主席拿督郭家骅半年前曾找我详谈,并问我是否有兴趣在垄尾选区内服务,我表达了我的意愿。

刚开始我觉得没有头绪,一路走来都是“跌跌撞撞”,我也非常清楚这个选区的胜望不高,可是我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以在政治上磨练,况且马华也不可能放弃垄尾选区。

被章瑛标籤男版拖车姐

问:最近你在一些宴会上被人嘘、喝倒彩及被人请下台,这经历会否让你对政治怯步?

答:被人嘘、喝倒彩、被人驱逐对我而言不算甚幺,也不会让我有挫折感。比起2012年在华堂被章瑛标籤为“男版拖车姐”的事,这是小事。当时我出席“女将论剑;谁主皇朝”辩论会,在前槟州马华妇女组主席陈清凉于台上辩论女生在社会所扮演的角色时,台下就一直传出嘘声与骚扰声,不让她继续发言,而坐在一旁的章瑛竟没声援女性政治领袖,这让我感到很愤怨。 后来章瑛上台辩论,直指国阵很失败,执政多年还无法兑现各领袖女性任高职30%的目标。当时我无法苟同其言论就站起反驳。章瑛身为从政者,在听到嘘声后没安抚其支持者,真的让人看不下去,按捺不住心中那一团火?

也就因为我上来质问章瑛就被后者标籤为“男版拖车姐”。在我发言之后,警方政治部人员有告诉我,他们收到风声有人要在华堂外等候我,或许可能会对我不利,之后我是在政治部要求下更换衣服,再被政治部人员掩护下走出华堂大门,并马上驾车离开现场。

最近宴会现场,我环顾四方后,的确有宴会出席者还专注在聆听我讲着什幺?有些也给了我一些互动的反应。

根据观察,行动党的支持者已经没有再发动全场“嘘声”来掩盖我的演讲,也没有人再对我“喊打喊杀”,走下台后我仍然很安全并与现场出席者握手后才离开。

几场宴会下来,我察觉到週边人也给了我鼓励的眼神,无论如何这些经历就当成自己从政路上是一个考验。

赢得一席是一席

问:以你年轻人的眼光,你如何看待目前槟州马华的政治处境?

答:我觉得目前加入马华会有更多学习从政的机会,在一个如日中天的政党,后辈不可能有机会代表党上阵,在很多人都不看好槟州马华之际,我们年轻才有表现的机会。

我不认同槟州马华已陷于逆境中,如今的槟州马华已没有任何包袱,来届大选若有机会突破,赢得一席就是一席。

槟州目前最需要的是正能量,整个环境在一些政治人物过于负能量的治理下,民众也受影响。我会通过正能量的氛围向选民传达我的政治想法,尤其向选民传达为什幺我们需要继续支持首相纳吉与国阵,也要告诉选民,只要一天巫统还在,马华在国阵就会起着一定的作用,可继续捍卫华裔权益。

只要巫统一天不解散,马华就不解散,我们不能让1969年马华退出国阵,导致华裔失去很多官职,包括教育部长、财政部长的历史重演。

巫统是替马来人族群发言,伊党是为伊斯兰教斗争,我们华人需要一个华基政党来为我们华人发言,捍卫权益。

息事宁人方式处理传闻

问:这一连串事情发生后,马华领导层与前辈们有给你什幺建议?

答:在这些遭遇后,马华领导层与前辈们都有给我鼓励,并声称这不过是从政过程的一部份,包括许文栊、州主席拿督陈德钦也告诉我,党会做我的后盾,叫我不要害怕面对,若面对任何事情,第一时间告诉党。

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陈德钦也在事情发生后打电话安慰我,告诉我继续努力,并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我本身并没接获任何的恐吓,有指对我不利的一切都是传闻,我是从第三者方面听来。我以息事宁人方式来处理。

老实说,我们基本上都需要这些地方组织给予我支持与协助,没有必要闹僵,希望继续与地方上人配合。目前我还没有机会会唔他们。

或许我是政治“菜乌”,事后也有长辈事告诉我,也许我的表达方式有些急功近利,尤其想通过社团宴会的平台来宣传自己,没依据场面与情况调整自己演讲方式。

一直以来,我的想法是想以比较“刺激”的演讲把自己推销给选民,让选民知道垄尾选区内还有一个马华的“傻仔”敢站出来发言。

马华最低潮时加入

问:很多华裔年轻人都以加入希盟阵线为荣,为什幺你会选择加入马华?

答:我加入马华不是为了等着升官发财,我是在马华最低潮的2009年申请加入,我有个想法,身为马来西亚华人应该支持马华公会,我就是抱持着这样的理念来参政。马华需要年轻人。

我加入马华时刚好遇上马华党争,我的入党申请直到2012年才获得马华总部的批准。

我有兴趣参加政治,是我从小就在政治环境中成长与勋陶,自我懂事以来,我父母亲就一直在协助马华议员在选区内服务,包括垄尾区前州议员陈毓书,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黄锦鸿,成年后我就协助许文栊处理服务中心工作。

朋友鼓励视为动力

问:你加入马华后,是否曾因为同学、同事或朋友在政见上有所差异而被疏远?

答:不否认确存这种现象,我曾被一些朋友形容为“卖华走狗”,但最近这种情况有了改变,之前疏离我的朋友重新与我联络。甚至也有朋友给我鼓励,还自荐来届大选若我有机会上阵,同学、朋友都表态愿意,挺身出来给我助选。也有一些朋友与同学都认为,马华是时候站起来了,说这些话的朋友在之前都曾经是火箭的支持者。

我视这些为一个突破与改变,也给了我信心,让我重新燃烧“动力”。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