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V梦生活 >古罗马废墟上的沉思 >
古罗马废墟上的沉思
上传时间:2020-06-23点击:925次

古罗马废墟上的沉思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tefano Costantini

《罗马帝国衰亡史》一书的写作,众所周知,有一个浪漫的起源。一七六四年秋天,吉朋抵达罗马,继续他的「大旅游」(Grand Tour)行程。根据他的回忆,在十月十五日的黄昏,他来到古罗马废墟,在「卡庇多神殿山」(Capitoline Hill)静坐沉思:

那是在罗马,一七六四年十月十五日,我正坐在卡庇多神殿山的废墟上沉思,忽然传来神殿里赤脚僧的晚祷声,我的心中首度浮出写作这座城市的衰亡的想法。

古罗马废墟的景象令他十分震撼,一时灵感涌发,心生写作罗马帝国衰亡史的念头。「不过」,他补充说,「我原本只计画写这座城市的衰颓,而非罗马帝国的衰亡;而且,我的读书和思考虽开始朝那个目标,但因旁务的干扰,经过数年的蹉跎,我才郑重地投入这件艰巨的工作。」吉朋《自传》中这简短的一幕,因《衰亡史》的成名而留芳,为后世传诵不已。

「卡庇多神殿山的沉思」这一段文字,成为诸多讨论《衰亡史》问题的一个焦点。在《自传》中,吉朋将「罗马之旅」美化成一个朝圣似的旅程,再把「卡庇多神殿山的沉思」,描写成一种近乎宗教改宗般的经验。此一经验,他告诉读者,是驱使他投入罗马帝国史的动力。这一段传神的表白,曾获得许多读者的认同。不过,二十世纪史家对此一情节的真实性,提出不少质疑。

《自传》是吉朋有关自身学思历程的一个自剖。在这部自述中,学界一般认为,吉朋对自己如何成为一个「罗马帝国的历史学家」,曾经过一番刻意的塑造,其间有夸大之处,细节也不尽翔实。「卡庇多神殿山的沉思」一节尤其引发质疑。有学者主张,一七六四年十月十五日这天,吉朋其实并没有到卡庇多神殿山。吉朋在罗马写的书信与日誌中,找不到他在这天探访卡庇多神殿山的纪录。事实上,根据与吉朋同行的吉斯(William Guise)的日记记载:十月十五日早上下雨,吉斯和吉朋是到罗马的一处画廊看画。换言之,「卡庇多神殿山的沉思」一幕,可能是吉朋虚构的情节。

这一个质疑有一定的说服力。假如卡庇多神殿山的经验属实,并让吉朋如此震撼,以他勤作纪录的习惯,按理应会留下文字。但是,吉朋的资料中却找不到相关记载,似乎有违常理。

最近,美国学者柯蕾多(Patricia Craddox)为吉朋提出辩护。她认为:学者不应随意否定吉朋自述的真实性,她「不相信吉朋在其生命中最严肃的一刻说谎」。何况,在吉朋的自述中,有几项事实是不容置疑的,包括:他听到教堂僧侣的晚祷声、此教堂坐落在卡庇多神殿的遗址等。英国学者郭思(Peter Ghosh)亦反对轻易质疑吉朋《自传》的陈述。他认为:吉朋非常执着于史实与年代的精确,这一点几乎已成为他的信仰。吾人不能仅凭间接证据,就质疑吉朋自述的可信度,这不啻是在挑战「其已明显建立的思想人格」。事实上,吉朋相当在意其《自传》的真实性,尝言:「真实,赤裸裸的、不客气的真实,是比较严肃的史着的首要美德,也应是我此一个人自述的唯一长处。」

从他的文字中,我们可看到,古罗马的景致特别容易让他感动、引发他的历史想像。一七六四年十月二日,他踏上米尔维亚桥(Milvian),面对罗马古城的心情,是其一例。他在《日誌》中记载:「我们在傍晚五时到达罗马城。从米尔维亚桥上,我陷入一场古代的梦中,直到后来方被关卡官员打断。」他的《自传》生动地回忆当时激动的心情:「我的个性不容易受到激动,而且我未感受的激情,我一向不屑于假装。然而,即使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仍难以忘怀、也无法表达,我首次接近、踏进这座永恆之城时,内心的强烈悸动。」

在罗马之旅中,吉朋多次露出类似激动的心情。他在抵达罗马的次日,就迫不及待去造访「罗马广场」(Roman Forum):

经过一夜的辗转难眠,我踏着高昂的脚步,走上罗马广场的废墟;霎时间,每个值得纪念的地点,无论是罗慕拉斯(Romulus)站立的地方,或塔利(Tully,案:西塞罗)演讲的地方,或凯撒(Caesar)被刺倒下的地方,全映入了我的眼帘。

这是一次极其震撼的接触,令吉朋心情激荡不已:「经过数日的兴奋,我始能冷静下来,进行仔细的探索。」十月九日,吉朋参观「图拉真广场」(Trojan’s Forum),对古罗马的伟大讚叹不已。他描述「图拉真纪功柱」(Trojan’s Column):

今天清晨,我到图拉真纪功柱上面。我不想用文字来描述它。您只须自己想像一下,一支高达一四○呎的巨柱,用大约三十块纯白大理石构成,上面刻有浮雕,其高雅与精緻,不亚于亚普公园(Up-Park)里的任何一个壁炉的雕饰(chimney piece)。

在此,吉朋心情的悸动表露无遗:「无论书本上告诉我们那个民族如何伟大,他们对罗马最繁荣时代的描述,远不足以传达废墟显示的景象。」

根据可靠记载,吉朋停留罗马期间曾多次造访卡庇多神殿山。这个遗迹对他似乎有特殊吸引力。无论一七六四年十月十五日他是否确实来过这里,这里的景象让他印象深刻,遂而激发他的写作灵感,是极有可能的事。一七八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吉朋写完了《衰亡史》。在书的结尾,他留下一段话:

那是在卡庇多神殿废墟中间,我的心中首次出现写一部书的想法,这部书曾经娱我和几乎花了我生命中的二十年光阴。

(本文节录自《罗马衰亡史》导读)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