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V梦生活 >生命斗士(一)‧失明马拉松选手‧亨利‧借眼为全球盲人长跑 >
生命斗士(一)‧失明马拉松选手‧亨利‧借眼为全球盲人长跑
上传时间:2020-07-24点击:579次
生命斗士(一)‧失明马拉松选手‧亨利‧借眼为全球盲人长跑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中风了。更残酷的是,他的双眼也从此失去了功能,再也看不见东西。别说是心爱的跑步运动,即使是生活中最简单的衣食住行,也得在别人的协助之下,才能办到。他一度以为,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了。 但是,当上天为你关掉一扇门,自然会为你开启另一扇窗,也因为这样,他为自己的残缺找到了美丽的出口,为不朽的生命写下更多惊喜。 经过好友的导盲指示,他跑遍千山万水,跑到全世界的面前,藉“跑”来为更多不幸的失明人士谋求福利与关爱。最恶劣的残障,不是没有肢体,而是没有盼望的人生。既然残障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就面对事实寻求因应之道,激励自己也照亮别人。他,是来自肯雅的失明马拉松选手亨利(Henry Wanyoike)。如果你有留意残障奥运会,一定会对他留下深刻印象。没错,他就是2000年悉尼残奥会的5000米金牌得主。亨利生下来时并不是盲的,在肯雅中部的小房子里,住着他的父母和其他9名兄弟姐妹,“我们从小就没有甚幺娱乐,最大的游戏就是跑,你追我,我追你,大大小小跑在一起。”亨利自小就明白,要挣脱他家的贫穷基因,在肯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跑”。起初,他练习跑步的方法是从家里跑到学校,每天早上跑一躺5公里,放学回家又是跑5公里。加起来每天是10公里。而他的气魄,也是从那个时候训练出来的。最初为摆脱贫困而跑亨利当初的想法很简单,跑,是为了摆脱贫困,是想在国际赛事中赢得金牌,扬眉吐气。“跑步就是我的梦想。我要借助跑步,让我成为国家的英雄!”回想当初的亨利在说着这一句话时,下巴微微抬高,一副梦想在握的模样。平静地坐在文华酒店咖啡厅内,亨利和他的导跑伙伴也是自小玩到大的知己约瑟(Joseph Kibunja)面带微笑地诉说自己的故事。他俩是一体的,我是这样想。亨利想上洗手间,约瑟马上站起来,手拉着手,亨利在约瑟的带领下走向洗手间。无论去哪里,都看到他们踩着相同的步伐开步走。亨利在21岁前都一直在跑,为的是跑出自己的希望和梦想,而他也成功成为国家长跑后备队员,前途充满希望。花3年时间才站起来,亨利还很清楚记得这一天:他吃过晚饭就如常入睡去了,但次日睁开眼睛,却发现甚幺都看不见。突然之间整个世界暗了下来……突然之间,亨利看不见自己的未来。“我简直想死去!”他告诉自己,也告诉其他人。3年,亨利整整花了3年时间才让自己站起来。“我花3年时间来接受治疗,开始时很辛苦。真的。我原本是看得见的人,突然之间我的人生陷入黑暗之中,一切都靠感觉,一切都得从头开始。我就像刚刚学习的婴儿,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亨利从无法接受,到面对现实,继而试着去改变且创造奇蹟,正好告诉全世界:没有事情是办不到的。只要有导跑员就能跑失明之前,亨利想透过跑来摆脱贫穷;失明之后,亨利以为自己的希望从此破灭。直至有一天,他在康复中心从体育老师的分享中得悉,原来失明者一样可以跑,甚至可以跑进残奥赛场。失明者只要有一名导跑员在身旁,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跑向全世界。一个正面的讯息,让亨利重燃对“跑”的希望,原来,他还是可以的。“我原本就是很会跑的人,好笑的是,我又要重新学习如何跑啦!”亨利哈哈大笑。正如体育老师所说的,亨利需要一名导跑员。就在这时,和他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约瑟来了,约瑟二话不说,两人心领神会结成了合作无间的组合,两个人4条腿,但却共用一双眼。设基金会为失明者谋求福利亨利经历失明之苦,将心比心,他也知道其他失明者的苦与痛,因此,他在2005年以自己的名字成立了基金会(Henry Wanyoike Foundation),为更多失明者谋求福利。当然,除了针对失明计划,亨利无论对残疾者、孤儿,或者是社区内的扶贫计划都尽心尽力,只求整个社区能共同摆脱贫困,活出健康与快乐。在家乡,亨利和约瑟除了每天练习跑步,一有空闲,就会到医院里给眼疾患者加油打气,鼓励他们从“心”出发,不要因为挫折而放弃。渣打银行委亲善大使除了参与本身的基金会活动,亨利不屈不挠的精神也感动了渣打银行,受委任为其中一项社会服务Seeing is Believing的亲善大使,援助分布在全世界的视障人士。亨利尤其明白,很多失明个案其实是可以避免的,例如,大部份非洲小童失明的因素,是因为缺少维他命A,如果可以让孩子们补充足够的维他命A,他们就不必受失明之苦。因此,亨利把不少心力花在这项计划上,为可以避免的失明尽一份绵力。“我现在跑,已经不再是为自己而跑了。我拥有多项世界纪录在手,已经很值得安慰。我现在跑,是为更多更多的不幸人士而跑,希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助大家找到希望。”每公里赞助1美元亨利想为跟他同样遭遇的人士加油鼓励,“在发展中国家,大家都好像看不到有好的机会降临在身上,我刚刚失明时岂不是也这样想。但现在,其实机会就在我们自己手上。”现在每次参加渣打银行在全球举办的马拉松比赛,亨利每跑1公里,渣打银行就会赞助Seeing is Believing一美元(约马币3令吉20仙),这笔钱将会用于与失明或眼疾有关的服务上。亨利希望透过自己的力量,在2014年获得2000万美元(约马币6400万令吉),这笔款项将会用于全球20个城市,共2000万名不幸失明者身上。“根据了解,在世界的每5秒钟,某一个角落就有一个人会失去视力,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也有数据显示,有80%的个案是可以避免失明的,只是他们没有足够的金钱去预防与避免。”亨利因中风而失去视觉,但他并没有因此自暴自弃,反之,他因“跑”之名,让自己成为别人黑暗中的一盏明灯。一尺绳子两人默契亨利和约瑟之间,只有一条1尺长的绳子连繫着。亨利把绳的一端绑在右手手指头上,约瑟把绳的另一端绑在左手手指头上,两人一左一右,因为有导跑任务在身,约瑟都是落后在亨利约半个脚步的位置。“这样我才可以清楚的看到亨利,除了可以在他耳边告诉他路面状况,还可以看他是否跑得好,若我跑在亨利前面,一旦他在后头发生状况,我就不知道了,这样情况会比较危险。”约瑟解释得非常清楚,从而也让我读出约瑟的用心,一种对朋友的用心。嘴巴数着一二三,两人心有灵犀开始提步,亨利迈开左脚,约瑟则迈开右脚,两人踩着同样的节奏步伐,开始跑啦。“我原本就是很会跑的人,因为失去了视觉而必须重新学习跑步。你知道吗?我在开始时跌倒了很多次,就像一个不会跑的人,甚至比不会跑的人还糟糕。”跌倒了再跑,开跑又再跌倒,但亨利哼也不哼一声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迈开脚步上路。2000年首夺残奥金牌2000年,亨利成为专业盲人跑将。那一年,他代表肯雅参加在悉尼举办的残奥会,鎗声一鸣起,亨利就在约瑟的引导下迈开脚步,他把以前的失望与泪水统统抛诸脑后,奋力地往前跑往前沖,最后,他把对手都给抛在后头,第一个冲线!那一年,他为自己赢得第一面残奥金牌。全世界的目光从此锁定在这个名叫亨利的人的身上,他不但发光,而且发热。这份光与热,不单单只是因为他赢了残奥会,而是他因“跑”之名,不但为自己,也为别人带来希望。亨利:约瑟是我的眼亨利和约瑟,是一组分割不开的传奇组合。在跑场上,见到亨利就一定会见到约瑟,同样的,当见到约瑟也必定会看见亨利。我们笑他俩是最佳拍挡,两人张开嘴巴直笑,还你手拉我手的把两只手高举起来,特意秀给我们看,证明他们就是合拍。传奇组合其实开始时并没有如现今这幺传奇。开始时,他们也出现不协调不合拍的情况,两人更因为节奏不一致,而跌倒过多次,但是,跌倒在他们的长跑生涯中算不上甚幺,挥一挥沾上黄土的袖子,继续上路。“我们是一个组合,因此每跑一步都要顾及对方,要支持对方。”两人似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同一句话。眼睛看不见的亨利,无论是迈开脚步、在路上跑着,或者停止,统统都得听约瑟的话。两人手上以一尺短绳连繫着,约瑟必须经常在亨利的耳边发出指示,必要时,还要伸出手拉亨利一把,让他停止、转头,或者向前走。“约瑟是我的一双眼。”亨利简单又坚决的向我们说,把这个朋友的位置摆在前方。花3年练好步伐节奏“一个人跑步是很容昜的事,要把两个人绑在一起,然后要他们一起跑就很不容易,但我们都希望做到最好。”两人坦承,太快的速度对绑在一起的人来说很困难,他们根本无法办到。节奏,是让两人步伐一致的关键,两人也大约花了3年的时间才得以把节奏练好,奔驰于各大大小小的赛事中。信任,也是两人成功的关键句。亨利信任约瑟,让约瑟担任他的一双眼,带他跑遍全世界。亨利与约瑟的光芒纪录2000年──澳洲悉尼残奥会5000米金牌2000年──获肯雅总统姆瓦伊齐贝吉颁赠 “2000年总统任命金战士”(Grand Warrior Award)勋章2004年──希腊雅典残奥会5000米及10,000米金牌及创下世界纪录2004年──香港半马拉松赛创下失明者纪录1:10:262005年──德国汉堡马拉松赛创下失明者纪录2:31:312008年──中国北京残奥会5000米铜牌/副刊‧报导:高宝丽、黄玲玲‧2010.08.16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